2018 年 10 月
21
星期日
   
当前位置:首页 - > 标准独家 -> 标准经纬
美容腐败,悦了谁的容?
时间:2014/4/14 16:07:14 作者:古月三青 浏览次数:8034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以会议费、稿酬等方式进行公款报销,人社部办公厅原副主任曹淑杰终审被认定贪污罪。花13万元做美容,然后以会议费、稿酬等方式公款报销,近日,劳动和社会保障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办公厅原副主任曹淑杰被北京高院终审以贪污罪判刑10年。(据4月13日新华网)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女性美容更是当下一种新潮。女官员作为女性,想通过美容增加自信,让自己变得更年轻、更具魅力,完全在情理之中。问题是,美容纯属个人消费行为,应该掏自己的腰包,通过开假发票到公家报销,性质就变成了贪污犯罪。倒在美容腐败上的女性官员,也可以开列出一个很长的名单。据媒体梳理,中国神华煤制油化工有限公司原总会计师魏淑清,美容消费19万余元,获刑20年;北京华风气象影视信息集团原法定代表人石永怡,美容消费100万元,获刑11年;北京市卫生局机关工会原主席白宏,美容消费399万元,获刑15年。美容腐败搞“潜伏”,监管不能“躲猫猫”。
  美容腐败搞“潜伏”,一方面,这一系列因美容而发生的贪污、受贿案件均实施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里,而女子美容会所里的高消费又将常人拒之门外,脱离了监管。这种新型“美容腐败”极具隐蔽性,使得很多女性官员抱有侥幸心理。岂不知,天下哪有不透风的墙?另一方面,源头在于能够开“办公用品”等发票,让女官员能够公款报销。然而,如果仅有发票,没有权力,发票也就成为一张废纸。如果她们的报销之路并非坦途,如果她们的报销发票能够受到严厉的监和及时公开,她们又如何能够成功实施着“美容腐败”呢?
  美容不过是一种表面现象,实际上是开具报销发票假公济私。也就是说,当事人醉翁之意不在美容,而在于贪污也。美容或是幌子,目的是以公务接待为借口,将公款化为己有。这一中饱私囊的猫腻路人皆知。坊间“吃喝嫖赌全报销”是有着社会背景的。值得深思的是,不单单是曹淑杰一个人的问题,多少人还在假以美容或者其他名义行贪污公款之实。而且,也不仅仅是贪污区区13万元,透过“美容腐败”的隐蔽性及虚开发票的复杂性,我们可以断定国家在这方面的“跑冒滴漏”应该是一个天文数字。据反贪部门去年对13起涉及京城著名女子美容场的公款美容案件进行调查显示,其中最高的一起涉案达390余万元,这几百万元难道都抹到脸上了吗?有没有装进一个人或一伙人的腰包呢?
  公款报销,为何能够让“美容费”一路畅通无阻?一方面是因为权力没有受到严厉的监督,另一方面是公款报销还依然是隐藏于“内部”之中,未能公开,如果公款报销的发票能够置于“阳光”之下,人人可查公款报销的发票,“美容腐败”还会有藏身之地吗?在新形势下,腐败现象呈隐蔽性、多样性、多发性等特点,毫无疑问女官员“美容腐败”就是一种腐败的新动向,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反贪机构和司法机关,在强化监督的同时,更须以零容忍态度予以惩治。

 

相关新闻检索:XX XX 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