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年 1 月
22
星期一
   
当前位置:首页 - > 标准独家 -> 标准经纬
苯污染,人命关天还是政绩最大?
时间:2014/4/14 16:08:40 作者:古月三青 浏览次数:7746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从10日17时发现自来水苯含量严重超标,到11日11时切断污染水来源,长达18个小时。为什么在长达18个小时的时间里,水厂迟迟没有关停苯含量超标的自来水?“我们(威立雅集团)没有停水的权力……只能向主管部门汇报,由市政府决定。”面对记者的质疑,兰州威立雅水务集团宣传部长田华强再三解释说。(4月13日《中国青年报》)
  自来水苯含量严重超标,全城桶装水、矿泉水供不应求……兰州自来水污染事件,不仅给市民生活带来不便,也引起了广大公众的关注。其实,对于自来水苯污染,民众们应该不是那么陌生了。从数年前的松花江上游苯污染祸及下游哈尔滨,到去年年初山西长治境内发生苯胺污染造成下游邯郸等市大面积停水,再到今天的兰州自来水苯超标……一次次的事件,一次次的泄露都令那些城市猝不及防。事实上,上世纪80年代自流沟下面的化工管道发生的漏油事件,就已经发出了警告,然而,当时只是修修补补,并没有彻底治理,这反映出有关方面在工作上持一种应付的态度。此后多年,城市的面子工程越来越漂亮,而深藏地下的安全隐患却没有消除。
  这几天,很多人都在义愤填膺地问一个无疑而问的问题:为什么兰州水污染事件迟滞18小时?这话问得很铿锵,其实也问得很无力。据当地官员称,探坑才挖了1米左右,就发现了污油和污染水了。其实,管道是无辜的,它只是装在了不该装的地方,它们本不该相遇的。质量再好的管道也无法确保几十年如一日不出问题。它有个自然老化的过程,你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就裂了,这种老化的过程是不可控的,人类对此毫无办法。但是不管它裂还是不裂,人类是有办法不让它影响到生活,或者是尽可能低的不影响生活。比如,管线不应该离生活区太近,不应该与饮用水之类的公用设施交叉布网。否则,当原油在地底下一点点漏出来时,以至于浸泡到供水管网时,你有什么办法保证它们不会互相影响?
  石油污染也好,自流沟老化也罢,不带成见地说,都还归得上“小概率事件”,背后有安全责任,不妨静待“下回分解”。眼下最核心的追问,不在这些看得见的细节,而恰恰在于水厂的抱怨——“我们没有停水的权力”。水厂给出了一个大而无当的说辞,叫做“停水涉及全市生产生活”。这话看起来吓人,实则不堪一驳。一来,水电煤气,柴米油盐,乃至公共基础设施,哪个不是涉及全市生产生活?如果因为“涉及”就再也停不下来,那么,明知危桥也得让人冒死去走、明知爆炸风险也要让人放马来过?二来,自来水的阀门在水厂手里,明知风险已经发生,不紧急拧上阀门而是放任污染水源流进千家万户的管网,这是什么企业社会责任、这是什么民生观与利益观?
  水坏了,不管民生死活,非得看上级脸色行事,这是比苯污染更可怕的事。至此,公众自然就明白,为什么4月10日17时,兰州威立雅水务集团公司在第二水厂出水口发现严重苯超标,同时,在第二水厂多个监测点及4号自流沟向第二水厂的入水口均发现苯超标——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拉下紧急控制阀门?这是一个令人齿冷的逻辑:明知严重污染,却非要等待分析出真相才拉阀门;有了确凿真相,非得政府授意才下决心。水质安全,哪里在专业水企的责任与良心里、分明寄生在权力政绩的喜怒哀乐中。问题如此严重,不敢拉闸停水,地方权力部门对真相的一手遮天之力可见一斑。
  一次次的污染,一次次的追责,一次次的推诿,那都是一次次的在拷问官员的良心,拷问人文的健全,拷问所谓利益的不可撼动,更是在拷问到底是人命关天还是政绩最大?

 

相关新闻检索:XX XX 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