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年 4 月
23
星期一
   
当前位置:首页 - > 标准独家 -> 标准经纬
跪求治污能否唤醒沉睡的权力?
时间:2014/4/28 16:03:06 作者:古月三青 浏览次数:7990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江苏淮安居民现场跪求环保局长治理河道污染。淮安柴米河为区域主要排涝河道,河道两边居住着大量居民。据村民反映,柴米河最近几年河水越来越脏,发绿的河水常年散发着阵阵怪味。4月25日,省市政风热线联动直播走进淮安。住在河面的陈女士带着一瓶河水走进了直播现场,并当场向环保局局长下跪,请求尽快治理柴米河污染问题。(4月27日《南京日报》)
  最近几年,环保局长一直都很忙。有直接公开喊话环保局长不作为的,有请环保局长来“呼吸新鲜空气”的,最为“要命”的是有出高价约环保局长“下河游泳”的,不管怎样,群众都在以不同的方式表达自己对身边的环境严重污染而环保部门视若无睹、不理不睬的抗议,环保局长自然首当其冲。如果说叫板、喊话、呼吸新鲜空气、邀约游泳等都算得上是普通群众站在公民的立场,以平等的身份对施政者的作为提出质疑和批评的话,那么淮安市陈女士给环保局张下跪式的维权行为着实是“环保维权发展史上的倒退”,是把自己摆在低人一等,乞求官老爷发慈悲救民于苦难的腐朽思想“复辟”,怎能不让环保人士为之痛心。
  下跪维权,在我们的传统里,从来就不是什么新鲜事。古代人还可以拦轿喊冤或击鼓鸣冤,但如今官员们的钢铁座驾根本拦不住,“衙门”门口也没了鼓,人们要想当面向官员反映问题,最可模仿的也就只有下跪了。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比如2011年,数十名长江大学教授和研究生先后到湖北荆州市区两级政府门前下跪请愿,要求市政府取缔长江大学西校区附近污染严重的小钢厂。反观我们的现实,这种尴尬、非常规的维权行为又何止在环保领域,出现这种“复辟”维权的动机又是多么的反复和无力。
  当空气雾霾了,我们可以拿口罩抵抗;当自来水苯超标了,纯净水可以解一时之急。然而这河水严重污染,却只能让生于斯长于斯的人们束手无策。在向市级和区级环保局反映情况之后,却得到“不归我们管”和“等上游河水冲一冲就好了”的回复,这让陈女士们情何以堪?职能部门“门不再难进,脸不再难看”之后,这事怎么还是难办?权力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之后,你就很难去让它接地气。这不,有利益的就几个部门一起“九龙治水”;有责任的时候就“踢皮球、打太极”。老百姓意见很大也得忍,忍无可忍呢?在问题始终得不到解决,无法可想的情况下,才跪在了镜头面前,希望能借助舆论监督的力量,让睡着的权力觉醒。
  无论怎样的环保法律制度设计,群众可能都不会关心,他们最在乎的就是一种有效改变污染现状的力量,如果跪求环保局长能够立竿见影地改变污染,他们宁愿去环保局下跪,也不会求助羸弱的公益组织。环境保护与每个人息息相关,新环保法当然不能“捂盘惜售”,必须打破某些行政部门“刑不可知则威不可测”观念,让环保法走进寻常百姓家。环保公益组织的建设要坚决避免行政化,充分保障其公益性、独立性,招纳具有奉献精神与公益情怀的人士加入,让他们成为遭受环境侵权群众们的坚强后盾,只有这样,跪求环保局长的悲情剧才不会再次上演。
  
  

相关新闻检索:XX XX 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