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年 11 月
17
星期日
   
当前位置:首页 - > 热点新闻 -> 国内新闻
个税减除标准拟提至5000元/月
时间:2018/6/20 13:18:07 作者:新京报记者 王姝 浏览次数:71187 文章来源:新京报网

 

 
  19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案草案,草案提出个税起征点由每月3500元提高至每月5000元(每年6万元)。此系个税法自1980年出台以来第七次修改,除提高起征点外,本次修改还拟对部分劳动性所得实行综合征税,并首次增加专项附加扣除。

   提高综合所得基本减除标准

  19日上午,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案草案。草案拟将工资、薪金所得,劳务报酬所得,稿酬所得,特许权使用费所得等4项劳动性所得纳入综合征税范围,适用统一的超额累进税率。对经营所得,利息、股息、红利所得,财产租赁所得,财产转让所得,偶然所得以及其他所得,仍采用分类征税方式。

  财政部部长刘昆作说明时介绍,草案将综合所得的基本减除费用标准提高到5000元/月(6万元/年)。刘昆表示,这一标准综合考虑了人民群众消费支出水平增长等各方面因素,并体现了一定前瞻性。按此标准并结合税率结构调整测算,取得工资、薪金等综合所得的纳税人,总体上税负都有不同程度下降,特别是中等以下收入群体税负下降明显,有利于增加居民收入、增强消费能力。

  税率结构优化调整是修法一大亮点。刘昆说,以现行工资薪金所得税率为基础,拟将按月计算应纳税所得额调整为按年计算,并优化调整部分税率的级距:扩大3%、10%、20%三档低税率的级距,相应缩小25%税率的级距,30%、35%、45%三档较高税率的级距不变。对经营所得,也适当调整各档税率级距,其中最高档级距下限从10万元提高至50万元。

  首次增加5项专项附加扣除

  此次修法另一大亮点是设立专项附加扣除。刘昆介绍,草案明确现行个人基本养老保险、基本医疗保险、失业保险、住房公积金等专项扣除项目以及依法确定的其他扣除项目继续执行的同时,增加子女教育支出、继续教育支出、大病医疗支出、住房贷款利息和住房租金等与人民群众生活密切相关的专项附加扣除。

  “专项附加扣除考虑了个人负担的差异性,更符合个人所得税基本原理,有利于税制公平。”刘昆说。

  同时,草案还增加了反避税条款。

  刘昆表示,目前,个人运用各种手段逃避个人所得税的现象时有发生。为了堵塞税收漏洞,维护国家税收权益,草案参照企业所得税法有关反避税规定,针对个人不按独立交易原则转让财产、在境外避税地避税、实施不合理商业安排获取不当税收利益等避税行为,赋予税务机关按合理方法进行纳税调整的权力。规定税务机关作出纳税调整,需要补征税款的,应当补征税款,并依法加收利息。

  ■ 解读

  首次实行综合征税 个税课税模式升级

  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本次个税法修改采取的“综合与分类相结合”模式,系个税课税模式的根本性转变。

  改革分类税制解决课税不公

  施正文表示,为落实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逐步建立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的改革目标,时隔5年,本次个税法修改终于启动了“建立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税制”的立法任务,改变了以往单纯提高个税起征点的做法,这是我国个税课税模式的根本性转变和升级,向建立现代个税制度迈出了关键性一步。

  据其介绍,现行个税制度为分类所得税制,11项应税所得适用不同税率、扣除方法和计税规则,各类所得不能汇总计税。11项所得的边际税率中,只有工薪所得和个体户生产经营所得适用45%、35%的最高边际税率,其他大多数项目按照20%的税率征管。

  施正文认为,上述累进税率和比例税率适用的差别,造成了“对资本所得征税较轻、对劳动所得征税较重”等问题,加上征管能力不足,也导致一些高收入人群通过用股息所得代替劳务报酬、买人寿保险等方式转换所得类别,甚至用阴阳合同等虚假隐瞒方式避税和逃税。

  中央财经大学财政税务学院教授刘桓也表示,“对资本所得征税较轻、对劳动所得征税较重”是不容忽视的一个问题。他举例称,一个人月入超过83500元,超过的部分边际税率是45%。同样的收入如果来自股东分红,比如股息红利,只纳20%的所得税。

  施正文表示,解决上述问题必须改革现行分类税制。这也是本次个税法修改要解决的核心问题。目前,其他国家个税征管一般采用综合税制(如美国)、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税制(如瑞典、日本、韩国)。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税制,是指将部分具有相同特质的收入项目合并,统一按相同税率和扣除规则计算纳税;其他项目继续保持分类征收。由此可有效压缩逃税、避税套利的空间。
  涉税信息共享确保税制落实

  施正文强调,本次修改提出通过建立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税制,再适当提高个税起征点、增加反映纳税人家庭生计费用支出情况的专项扣除,可促进个税更好地发挥调节收入分配、促进社会公平的作用。

  不过,当前纳税人收入、财产、开支、家庭等涉税信息,分散于银行、证券、公安、民政、不动产登记等不同机构,处于分散、隔离状态。施正文认为,建立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税制、增加专项扣除项目,亟待建立和完善涉税信息提供、集中、联网、共享机制,以强化征管能力,确保新税制有效实施。
  
    ■ 追访

  六问第7次个税法修改

  草案设计的个税新规,能否更好地促进个税发挥调节收入差距的作用?减除标准为何提高至每月5000元(每年6万元)?利息、股息等资本所得为何没有纳入综合征税范围?针对本次个税法修改各界普遍关注的问题,新京报专访了中国财税法学研究会会长、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刘剑文,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税收研究室主任张斌,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

  1 “起征点”为何设为5000元?

  如何看待个税“起征点”提至5000元/月(6万元/年)?2011年以来,不断有人大代表、政